皇城_旧梦

【医馆笑传】【皇品】短短短短短

大明宫闱秘辛,总是暧昧与狗血并存的。


一辆装饰低调但极舒适的马车里,朱一品不由想起了平日里听街上大妈们聊的那些,关于当今天下之主的狗血八卦。他越想越激动,忍不住轻轻挑起车窗帘,窗外夜色如墨,大明宫一望入目,辉煌敦肃。


坊间传言,当今皇上朱见深昏庸荒淫,纵容奸臣当道,是货真价实的昏君。


坊间传言,当今皇上专宠贵妃万氏,万氏小产后再未得孕,以致皇上至今无嗣。


坊间传言,万氏容色倾城,百媚千娇。可这依旧不能掩盖她做过皇帝保姆,比皇帝大整整19岁的事实。


于是,坊间又传言,当今皇上从小缺爱,才会如此重口味。


朱一品走下华贵的马车,站在重重宫墙前,暗暗深呼吸后,快步跟上王公公的步伐。


御书房。


从窗口流泻皎皎月华,融合丝丝缕缕的龙涎香,氤氲了满室的静谧美好。


皇上半倚半坐在紫金檀木榻上,轻抿一口茶,“哎,朕刚才说到哪里了?”


没得到回应,皇上转过头看朱一品。


朱一品低着头,一副昏昏欲睡的倦容。


皇上见状,微微摇头,无奈的放下茶杯,刻意用力,茶杯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
朱一品浑身一震,这才清醒过来。他迷茫地抬起头,如水般清冽的月光映衬下,皮肤白皙莹润,瞳孔温润明亮。


皇上侧对着窗,虽看不清他半边脸,却觉得这样的朱一品格外清俊温良。


从皇上的角度看,朱一品从榻上跌跌撞撞的摔下去,立刻跪在了地上,狠狠把头埋下,略带慌乱的容色倒竟然意外的清秀。


“臣御前不敬,请皇上责罚!”


皇上笑意深了:“我说朱大夫啊,下次困了就直说,朕明日再来就是。”


朱一品大喜:“臣多谢皇上体恤!”


“最近是不是病人太多?”皇上关切地拍拍朱一品的肩,

“今天就在宫里住一晚,明日再出宫吧。”


“老王——老王!”“奴才明白。”


“谢皇上恩典——”朱一品其实并不熟悉宫中礼节,但也装模作样的行了礼。


皇上向他潇洒地挥了挥手:“行了行了,别跟朕整这些虚的,朕走了。”


朱一品抬起头,开心地笑了,露出八颗牙齿。


坊间的传言真是不可信啊不可信,谁能想到,当今皇上不仅不昏庸,反而睿智儒雅,深藏不露?


而且,怎么看也不像是耽于女色之徒啊。


充其量也就是有点懒……罢了。


不然怎么能夜夜放弃后宫佳丽,来和自己这个小御医“谈理想谈人生”呢。


明日还要早起,朱一品打了个哈欠,该睡了。


龙涎香幽幽迷醉的夜里,朱一品站起身前往偏殿。


END.


【皇品/短篇】雷霆雨露,俱是君恩

弦月清晖照不进幽幽青苍的繁茂树林,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蹒跚着走向归路。

老人的步伐时断时续,几近衰竭的生命力正残忍的离开这年迈的无力身影。

死亡来临前最后一刹,老人脑海里一闪而现了本该模糊了的久远记忆。

那夜满天璀璨的星辰,那夜温柔缱绻的夏风,那尊贵的九五至尊暗纹龙袍上熠熠生辉的五爪金龙。

当然,还有那天下之主清风明月般俊逸清雅的笑容,深邃明亮的黝黑眼眸,和他情深意笃的誓言般的话语——“朕,可以养你一辈子。”

他就是在那个夏夜,在帝王近乎宠溺的温柔中,永远沉沦了。

人言,伴君如伴虎。

他却不以为意。皇上平易近人,有时更幽默风趣,陪伴这样谦和宽厚的君主,怎会如伴虎般危险呢?

他奇案迭破,也步步深入知晓许多皇家秘辛。夜夜与君同榻对饮,以心相交。

他曾迷惘过,究竟他们的关系是什么?

君王敛眸一笑,说,非君非臣,似友非友。

他想,大概是知己吧。

后来,莫名流言四起,他的帝王深深凝眸,“朕,实在情非得已。”

他终于,见识了他的雷霆手段。

他被判入狱,后却有人来劫狱,助他远归山林,终老此生。

君王有情?无情?不敢问,不能问。

似乎也——不必问。

从未有过流言,从不须有流言。

从跟随皇上入宫查案的那天开始,他就该想到的。

雷霆雨露,俱是君恩。

梦般久远的记忆随着老人倒下的身躯而逝去,老人是面含笑意的。

他无悔。

END.